原罪

在春风沉醉的夜晚遇见过你,从此东南西北风都一样了,清晨也是夜晚了,不想你也是想你了

施工路障:

转发抽10个人看《庸俗律师》上

【卡黄】编号89757 (07)

chapter 7


食用须知:本章鹅队c位出没请注意



        这人找我干什么?

        李艺彤盯住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

        被我踹翻一次还不够哦。

        李艺彤摇了摇头。

        人类真是奇怪。

        她嫌弃地看着面前的人迟钝的样子,正欲起身离开。男人却突然开了口。

        李艺彤脸上血色全无。

        她慌乱地冲回家,推开了黄婷婷的房门。

        床底的木盒上没有一丝灰尘。



         李艺彤想起了冯薪朵。

         “来了?”冯薪朵站了起来,“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快过来找我……我先给你输点维护液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艺彤看着维护液缓缓流入自己的体内。

        “别急,”冯薪朵眯了眯眼,“待会你就知道了。”

        李艺彤觉得自己的系统有些紊乱。她看见自己与黄婷婷牵着手在阳光下漫步,看见黄婷婷从身后温柔地抱住自己,看着自己在黄婷婷睡颜上落下了一个轻柔的吻……温暖在身体中蔓延。

        李艺彤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她站起来想要逃离这里,却又无力地摔倒在地。

        “我想你应该知道答案。”

        冯薪朵俯下身,笑得意味深长。



        木盒被缓缓打开,李艺彤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映入眼帘的是那日自己拿走的那对发卡,下面还压着一封泛黄的书信。书信的署名是李发卡。

        李艺彤的眼睛酸得快要炸开,她拿去盒子里的书,还没翻开却从中飘出两张照片。

        一张是两个女孩的合影,两人的头凑在一起,比着剪刀手笑得灿烂。

        另一张是四个人在星空之下的嬉闹,岁月静好,青春而绚丽。

        李艺彤看着照片眼中满是难以置信。她想起那日黄婷婷睡梦中的呢喃,书跌落在地。

        她跌跌撞撞地爬向电脑,将手里的光盘放了进去。

        “婷婷桑,不练了好不了,我好累啊……”

        “那晚会的节目怎么办?”

        黄婷婷颇为无奈地蹲下来安抚着这个赖在地上不起来的人,眼里溢满了温柔。

        “哎呀!李艺彤你怎么这么磨叽!”镜头被转向一旁。

        “还不如拍朵朵呢。”

        “嗯……你别拍我……”冯薪朵红着脸羞涩地伸出手推开摄像机。



        泪水模糊了李艺彤的双眼,她转过头,恍惚间看见那本掉落在地的书的封面上写着一句话。

        “我们终此一生,就是要挣脱他人的期待,找到真正的自己。”

        那么……我到底是谁呢?

        风吹开书的扉页,上面写着原主人的名字——

        李艺彤。

        Her presence fills your eyes with her love

        总之与我无关。

        李艺彤颈后宛如挨了一记重击,牵扯着心脏隐隐作痛。她跪倒下来,双手在空气中胡乱地抓着,徒劳地一无所获。

        视频中的音乐在房间中回荡……

        “在我的眼神里,分不清楚的是自己……”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向来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剧中人。

        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李艺彤站起来推开门,走出那浓雾弥漫的房间。

【卡黄】编号89757 (06)

chapter 6


        三个月过去了,李艺彤在黄婷婷的指导下已经越来越像一个人类了。。。除了时常被黄婷婷嘲讽只能喝汽油之外,她当然也成功继承了黄婷婷的时尚衣钵 :)

        两个人的关系随之亲近了不少,但李艺彤却是怎么都看不透黄婷婷望着她时那复杂的神色中藏了些什么。

        无所谓,反正婷婷对我挺好的。

        李艺彤看着坐在沙发另一侧的黄婷婷,芯片开始升温。她波澜不惊地窝在沙发里。

        我都习惯这种奇妙感觉了。

        李艺彤拿着手中的鲜汽油双响炮歪着脑袋。

         我有点想吃咖喱。


        黄婷婷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握紧了拳头踌躇了许久,终于下定决心开口。

        “李艺彤,我有东西想要送给你。”

         李艺彤盯着黄婷婷缓缓张开了手。

        “我觉得这个很符合你的气质。”黄婷婷说的一本正经。

        “I'm white……真的是直男审美orz”
        李艺彤瘪瘪嘴,接过黄婷婷手中的黑色发卡戴到头上。

        “一个发卡而已,哪来的符合我的气质啊(╯‵□′)╯︵┻━┻”

         李艺彤不动声色地转过头去看电视,心里却放起了礼炮。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嘣嘣】

        这可能是从黄婷婷那学来的傲娇吧。

        李艺彤眨眨眼。

        黄婷婷似乎还想开口说些什么,电话铃却兀自响起。

         “……让我考虑一下。”黄婷婷微皱着眉挂断电话,“李艺彤你就在家里待着,我出去一下。”

         黄婷婷没注意到李艺彤的异样,只是转身出了门。

         李艺彤正望着电视呆呆地出神。

         一片蔚蓝。

         海面辉映着天空纯净的眼神,像一块剔透的蓝水晶。万缕波纹泛起,阳光透过海底,姑娘与人鱼在海底紧紧相拥,唯美而梦幻。

        “Unable to perceive the shape of you
         I find you all around me
         It humbles my heart
         For you are everywhere”

         李艺彤捂住了胸口。





         冯薪朵坐在实验室中,露出来莫测的笑容……

【卡黄】编号89787 (05)

chapter 5


        空荡的长廊寂静而幽深,一眼望不到底,长廊暗得黄婷婷看不清路,她只能跌跌撞撞地向前跑着。风,在耳畔呼呼作响,涌入身体,凌迟着她的心脏。她剧烈地喘息着,像一条搁浅在岸的鱼。

        黄婷婷突然停下了脚步。

        黑色发卡在猩红的月光下闪闪发亮,黄婷婷将其拾起,抬头便看见了站在长廊尽头的李艺彤。

        昏暗中,李艺彤的面容渐渐明晰,可是却怎么都看不清那双眼。

        “婷婷,我得走了,抱歉不能陪你了。”

        “李艺彤……不要丢下我……”黄婷婷奋力向前跑去,妄图抓住李艺彤。

        “再见。”

        轰的一声巨响,世界瓦解了,黄婷婷的手中只剩下虚无的空气。她眼底一片悲凉。

        其实黄婷婷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但她无所谓。真的假的,梦着醒着,她都无所谓。只要李艺彤在这,一切她都无所谓。

        可长廊永远找不到尽头。

        黄婷婷睁开了眼。




        逆光的身影蒙上了一层斑驳迷离的朦胧感,让人看不真切。微风拂动窗纱,阳光温暖屋檐。黄婷婷看见了一双大眼睛,一如那个初春冰雪消融的清晨。

        “发卡……”黄婷婷的脑中一片混沌,语气却温柔而缠绵。

        李艺彤收回目光望向黄婷婷,带着些许迷茫。

        黄婷婷一愣。

        一样的面容,一样的名字,除了眼神。

        李发卡的喜欢是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的。黄婷婷发亮的眼睛黯淡了下去。这个不过是个机器人而已。

        李艺彤抿着唇,盯着黄婷婷沉默了良久才终于开口。

        “婷婷,昨天的事情对不起……”

        “没事,”黄婷婷顿了顿,“你先出去吧。”


       门被轻轻关上,黄婷婷望着天花板长叹。

        为什么要留下她呢?明明可以送她回实验室的。

        李艺彤……李发卡……这是自己的私心在作祟。黄婷婷捂住脸,显得有些崩溃。


        你幽居在我的伤口里,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

【卡黄】编号89757 (04)

chapter 4


        黄婷婷总是喜欢一个人待着。


        “你好,我叫李艺彤。”
        李艺彤就这样横冲直撞地闯进了黄婷婷原本平静的生活,带着朝阳与微风,打断了黄婷婷那关于香蕉是几倍体的思考。

        啧。

        黄婷婷不满地望向面前的少女。

        来人身后是初春特有的明亮,逆光站着倒让人瞧不清她的容貌,只瞧得清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闪着光。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我可以叫你婷婷桑吗?”从坐到黄婷婷旁开始,李艺彤就没放弃过向黄婷婷搭讪的机会。

        “油腻。”黄婷婷目不斜视地继续做题。

        李艺彤不甘心地凑近。

        “这是日语里表示亲近的称呼诶。”

        “你好吵。”黄婷婷推开李艺彤的脸,“快去写数学。”

        空气凝固了一秒。

        “啊啊啊啊啊……哪有人用手推女孩子的脸的啊!”李艺彤炸毛,“婷婷桑是个宇宙第一直男。”她不满的鼓起嘴望向黄婷婷。

        中二少女。黄婷婷也没反驳李艺彤。

        脖子上还残留着一丝潮湿与温热,黄婷婷扬起嘴角。

        你超过安全距离了。



        “这是婷婷桑送我的发卡,”李艺彤嘚瑟地指着脑袋,“以后我就叫李发卡啦。”

        “傻叽。”黄婷婷对李艺彤温柔地笑着,“发卡是白色的,可你明明是黑色的。刚果小公举。”

        望着黄婷婷,李艺彤突然觉得阳光有些刺眼,她捂住了脸。

        “唔……婷婷桑好盐啊。”

        李艺彤透过指缝去偷瞄黄婷婷,伴随着过速的心跳。

        不过婷婷桑的笑颜在我心里是第一位,全部都最喜欢了。


        “婷婷桑像一株生长在墙角的兰花,初见时并不惊艳,只是静静的绽放,散发出丝丝缕缕的幽香……”

        “发卡你的生日祝福怎么写得这么……”黄婷婷掩住嘴角,笑得有些无奈。

        李艺彤迅速地瞥了黄婷婷一眼,推过来一个盒子,又局促地扭过头。

        盒子里躺着一个黄色发卡。

        清风徐来。

        这世上真话本就不多,两位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对白。


        李发卡最近有点奇怪啊,黄婷婷托腮盯着桌面。婷婷桑也不叫了,海苔也不投喂了,安静的李发卡总是让人觉得心慌。黄婷婷叹了口气,收回杂乱的思绪开始做题,却没有看见李艺彤想要触碰却又收回的手。



        在沉寂了两个月之后的某个下午,李艺彤把黄婷婷强行拉到了操场上。

        “你知道《化身孤岛的鲸》吗?”李艺彤在满树韶光下望着黄婷婷恬静的侧脸,“那条鲸鱼发出的声波没有同伴可以接收到,所以它很孤独。”

        (李艺彤伸出手搓了搓脸【雾】)

        “我也曾以为我会一直孤身一人,像那条鲸鱼一样,直到遇见你。”

        “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无法自拔地深深喜欢上了你。我不可抑制地想要靠近你,哪怕你说我是一个聒噪的小朋友,可这就像雨终将落入大地一般,我注定要一步步走近你。”

        “其实在和你说这些之前我挣扎了很久。我害怕我会后悔,害怕你会拒绝我,害怕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害怕你有一道我打不开的心墙。”李艺彤吸了吸鼻子。

         “可现在我想通了,就算前路我会走得艰难孤单,我也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哪怕我面临的会是万丈深渊,我也会义无反顾地跳下去。”

        “因为我喜欢你。”

        李艺彤伸手拭去黄婷婷脸上的泪,努力扬起了一个微笑。

        “黄婷婷,你会和我在一起吗?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去面对这世界。没有人会是一座孤岛。”

        “我会永远陪着你。”


        李艺彤勾住黄婷婷的小指荡来荡去。

        树影婆娑,脚旁是圆滚滚的鸽子在闲适地啄着面包屑。李艺彤与黄婷婷并肩站在树下,望着天空笑了起来。

        春天是一个美好的季节。

【卡黄】编号89757 (03)

chapter 3


        晨光熹微,暖阳冲破层层阻碍去拥抱世界,李艺彤沐浴在阳光下却没有丝毫暖意。她低着头站在门口一言不发,悬在空中的手微微颤抖着,迟疑地推开虚掩的门。

         房间里像是笼上了一层薄雾,如淡淡的纯白纱幔,阳光在空气中漂浮流转,黄婷婷在床上蜷成一团。李艺彤蹑手蹑脚地走近,生怕惊起一丝涟漪。她仔细地端详详着黄婷婷的睡颜,眼前的人长长的睫毛颤颤地抖着,像一只欲振翅翩飞的蝴蝶,美好而易逝。


        “李艺彤……不要丢下我……”宁静被黄婷婷哽咽的声音所打破。

        李艺彤猛然怔过神来,呆呆地望着黄婷婷脸上的泪痕。她感受到了黄婷婷的孤独无措,像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一如刚刚开始认识这个世界的自己。

        李艺彤扭过头,瞥见了那被黄婷婷紧握在手心的发卡。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摸了摸胸口。

        没有心跳。

        可芯片如火燎般滚烫。

        有些东西在生根发芽,长成了参天大树。




        床上的女孩朦胧地睁开了眼……

【卡黄】编号89757 (02)

chapter 2


        黄婷婷现在有些头疼,她刚下班就被追求者堵在了公司门口,只得皱着眉头在那与其周旋。正心烦意乱时,却见李艺彤飞奔过来一脚踹翻了那个男人。

        “离婷婷远一点。”李艺彤紧攥着黄婷婷的手,将她拉至身后。

        “你是谁啊你就……”男人愤然抬头却又愣住,惊愕地目送两人走远。


        “你怎么来了?”黄婷婷抽回了手。

        “来接你回家,不过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下班,所以等你很久了。”李艺彤挠挠头,羞涩地笑了笑。

        “谢谢你啊。”黄婷婷看向李艺彤,目光却突然一滞。

        “是谁让你动这对发卡的!”

        李艺彤面对黄婷婷突如其来的暴怒有些不知所措。

        “这……这是我在你床头找到的,我觉得好看就……”李艺彤手忙脚乱地解释着。

        “把发卡还给我!”黄婷婷看都不看李艺彤一眼,夺过发卡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


        李艺彤站在原地握紧了拳头,她望着决然离去的黄婷婷突然有些难过。夕阳余晖映满了她的脸庞,落日下大楼的影子显得厚重而悲凉。委屈铺天盖地喷涌而来淹没了李艺彤,让她觉得窒息,却又做不出任何表情。她抱住脑袋蹲了下来,看着黄婷婷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

        我终于能够理解人类的情绪了。

        因为你。


        回到家中的黄婷婷在床上抱膝缩成一团,像一只被遗弃的幼兽,显得有些无助。
        我一人如何面对这光怪陆离的世界?
        发卡被紧攥至手心,黄婷婷合上眼沉沉睡去。

【卡黄】编号89757 (01)

chapter 1  

        “帮我个忙吧。”


        黄婷婷想起冯薪朵离开前那意味深长的笑容,突然就明白了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她猛然抬起头,面色凝重地盯着眼前的机器人。

        冯薪朵,你是魔鬼吗???


         “主人您好,我是编号89757,作为一名学习型机器人,我会永远保护您。”

        “……以后叫你李艺彤吧,你叫我婷婷就行。”黄婷婷紧盯着机器人的脸,神情复杂。

        李艺彤机械地点了点头。

        黄婷婷盯住李艺彤的眼睛,长叹一口气,低下头看不清表情。


        当黄婷婷见识到李艺彤靠模仿自己就迅速学会了表情控制之后,就陷入了短暂的呆滞状态。

        “我像人类一样可以自主学习任何事物。”李艺彤露出了一个笑容。“所以我叫学习型机器人。”

        黄婷婷突然回过神来。

        “人类的表情和情绪之间是有联系的。”她说完便淡漠地转身回了房间,留下疑惑的李艺彤站在原地不明所以。


        “冯薪朵,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黄婷婷忍不住对电话那头的冯薪朵咆哮出声。

        “你就帮我测试一下机器人,花不了多长时间的……”冯薪朵打着哈哈。

        “可你也没告诉我这机器人长这样啊!”黄婷婷揉了揉眉心,“实验室不可以测试机器人吗?”

        “……什么……我听不清……先挂了啊……”冯薪朵迅速逃离了翻车现场。

        “喂?喂?”


        黄婷婷甩开手机躺在寂静的黑暗中,回忆在脑海中不断翻涌,她痛苦地捂住双眼,泣不成声。

        “我会永远陪着你。”

        “我会永远保护您。”

        你们都是骗子。

        黄婷婷想起冯薪朵今天来找自己时那精神抖擞的样子。


        走不出来的只有自己。

【卡黄】编号89757

                               楔子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过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是最狂热最坚贞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
                                             ——《百年孤独》

     



         “编号89758,正在启动……”

先来放授权图啦_(•̀ω•́ 」∠)_晚上回来发文